今天是:
简体

简体

繁体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政务公开»新闻发布

【热门话题】把自贸区建成高水平对外开放门户枢纽

来源:南方日报撰写时间:2017-03-06字体:

话题缘起:

习近平总书记昨日下午在参加他所在的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海代表团审议时,希望上海在深化自由贸易试验区改革上有新作为。他强调:“要努力把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成为开放和创新融为一体的综合改革试验区,成为服务国家‘一带一路’建设、推动市场主体走出去的桥头堡。要树立系统思想,注重改革举措配套组合,同时要强化区内改革同全市改革的联动、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和科技创新中心的联动,不断放大政策集成效应。要发挥先发优势,率先建立同国际投资和贸易通行规则相衔接的制度体系,力争取得更多可复制可推广的制度创新成果。要加强同其他自由贸易试验区试点的合作,相互学习、相互促进。”近日,省委书记胡春华、省长马兴瑞赴广州南沙调研检查广东自贸区建设情况,强调要加快推进自贸区建设,把自贸区打造成为广东高水平对外开放的门户枢纽。如何贯彻落实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加快推进广东自贸区的改革、创新、发展,打造广东高水平对外开放的门户枢纽,支撑和引领全省新一轮对外开放?本专栏特约专家建言。

高水平对外开放门户枢纽:自贸区深化改革的方向

毛艳华 中山大学自贸区综合研究院副院长、粤港澳发展研究院教授

广东自贸试验区挂牌设立已近二周年,在投资管理制度、贸易监管制度、金融制度、事中事后监管制度四个方面开展了一系列改革创新,营造了优良的营商环境,进一步解放了生产力,形成了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在去年底召开的省委经济工作会议上以及近日赴广州南沙调研检查广东自贸区建设情况时,省委书记胡春华强调要把广东自贸试验区打造成为高水平对外开放的门户枢纽,支撑和引领全省新一轮对外开放。在当前经济全球化进入减速转型新阶段的背景下,省委提出打造高水平对外开放门户枢纽为自贸试验区深化改革试验指明了方向,对于保持广东改革开放继续走在全国前列具有重要的意义。

广东自贸试验区总体方案对自贸区的功能定位已有清楚的表述,那么如何理解“高水平对外开放门户枢纽”这一自贸试验区深化改革的方向。笔者认为,突出“高水平对外开放”是强调广东自贸试验区要对标国际典型的自贸园区,加快开放型经济体制机制的试点探索,为自贸试验区发展提供有效的制度供给条件;突出“门户枢纽”则强调广东自贸试验区要对标国际典型的对外开放门户枢纽城市,加快构建枢纽网络和功能平台,便利于资本、技术、人才、信息和服务等各种要素流的双向流动,提升广东自贸试验区对全球资源的配置能力。

首先,自贸试验区深化改革试验具有任务急迫性。广东自贸试验区深化改革试验,从被动压力测试到主动开放试验,将进一步彰显出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的试验田作用。2008年金融危机后,全球化步入“十字”路口。全球贸易年增长乏力,全球外国直接投资(FDI)连年下降,2016年的“英国脱欧”和美国“特朗普当选”使得全球化更加充满不确定性。从国内来看,在全球贸易投资结构发生调整过程中,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最大货物贸易国、第三大对外直接投资国,成为推动全球化的重要力量。为重振世界经济两大发展引擎,推动世界经济走上强劲、可持续、平衡、包容增长之路,中国把全球贸易和投资治理体系摆上G20杭州峰会重要议程,提出共同构建开放透明的全球贸易和投资治理格局,巩固多边贸易体制,释放全球经贸投资合作潜力。在世界经济论坛2017年年会上,习近平主席提出要坚定不移发展全球自由贸易和投资,在开放中推动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旗帜鲜明反对保护主义。三年来,“一带一路”倡议所代表的包容性全球化方案获得了国际认可,已经有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参与其中。中国将大力建设共同发展的对外开放格局,推进亚太自由贸易区建设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谈判,构建面向全球的自由贸易区网络。因此,自贸试验区的战略出发点,需要从当初应对TPPTTIP开展压力测试,转换到主动顺应全球经济治理新趋势新格局、主动对接国际投资贸易新规则新要求和主动塑造我国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新优势。广东自贸试验区深化改革试验,从被动压力测试到主动开放试验,将进一步彰显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的试验田作用。

其次,各项改革试点应聚焦于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总目标。广东自贸试验区高水平对外开放,就是要不忘制度创新初心,在“放管服”改革已取得宝贵经验的基础上,对照最高标准,对标国际典型自贸园区,重点在投资、贸易和金融等领域开展制度创新,实现重要突破,努力探索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为应对全球自贸园区呈现的由货物贸易向服务贸易、离岸业务、投资经营、金融创新等综合多元功能转变的趋势,广东自贸试验区投资、贸易、金融等创新政策试点要真正体现“境内关外”的政策含义。南沙保税港区和前海湾保税港区拟提出扩大开放和先行先试,对标国际上最有代表性的自贸园区或自由港,实施新的监管政策和体制机制,建设高水平的自由贸易港区。要学习借鉴新加坡、美国等建立自贸园区的经验,进一步减少投资管理的负面清单,进一步减少贸易管制,提高跨境投融资汇兑便利化水平,最大限度地实现投资贸易自由与便利化。要借鉴亚太地区的中国香港、新加坡、韩国、阿联酋等自由港或自贸园区的政策经验,设计鼓励离岸业务和境外股权投资发展的税收制度,对离岸贸易和离岸金融业务实行低税率,为自贸试验区参与全球竞争和吸引国际贸易投资业务提供条件。当前全球贸易投资已经进入规则重建的关键期,广东自贸试验区还应在知识产权保护、环境保护、电子商务、竞争政策、政府采购、政府管理新模式等新一代贸易规则的议题上开展试验,为我国在多边、双边FTA谈判和BIT谈判中提供设计议题的经验,加快培育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

最后,加快构建枢纽网络和功能平台服务“双向”开放战略。打造高水平对外开放门户枢纽,自贸试验区要加快构建“内联外拓”的枢纽网络和服务要素便利流动的功能平台。鹿特丹之所以素有“欧洲门户”之称,原因在于其为连接欧、美、亚、非、澳五大洲的重要港口。广东自贸试验区要加快构建“海空、海铁和海水”多式联运的交通网络体系。对内加强与珠江口东西两岸城市、港口以及泛珠三角各城市的交通联系,对外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港口和节点城市的联系,增加国际班轮航线,扩大与全球主要经济体的直接经济联系。各类功能平台和机构既是资本、技术、人才、信息和服务等要素流的最重要载体,也是各种要素资源全球配置的市场主体。要抓住国家规划建设粤港澳大湾区世界级城市群的新机遇,携手港澳共建广东自贸试验区,加快建设国际航运中心、国际贸易中心、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化自贸新城。尤其要发挥自贸试验区国际化、法治化和便利化营商环境的优势,努力吸引全球性跨国公司和国际组织在自贸试验区集聚,提高全球资源配置能力。要以公共平台建设为抓手,推动市场服务机构集聚,打造集成公共服务、综合信息服务、专业服务、投资促进交流服务、人才保障服务的“走出去”综合服务平台,为“走出去”企业提供金融、税收、法律、信息、人才等全方位支持,使广东自贸试验区真正成为服务“双向”开放的门户枢纽。

 

提升南沙城市化水平,形成现代化国际化新城区

  广州华南城市研究会(智库)会长、暨南大学教授

要把南沙自贸片区打造成广东高水平对外开放门户枢纽,首先要提升南沙城市化水平,集聚人气,形成一个现代化国际化的新城区,这方面国内的上海、北京,国外的东京的一些做法可供借鉴。

上海集中力量开发浦东新区。从1980年开始,上海为寻找城市新的发展方向,从东进(浦东)、南下(以金山石化为核心的南部),北上(江湾、吴淞和宝山一带)等三个不同的方向,展开深入研究。1980年代中期,上海的思路开始集中到了东进上面,开发浦东成为大家的共识,思路从最初考虑把浦东作为上海中心城区第二产业的扩散地,提升到上海建设“四个中心的核心功能区”上来。1990年初,国家决定开发开放浦东。上海市委、市政府按照中央的战略部署,制定了“开发浦东、振兴上海、服务全国、面向世界”的开发方针,举全市之力,开发建设浦东,浦东开始大规模建设。2005年,国务院正式批准浦东进行国家综合配套改革试点,标志着浦东改革开放进入了新阶段。浦东开发始终作为国家战略,整体功能不断得到显著提升,浦东发展不仅仅实现了自身的巨变,也带动了浦西,就像一个马力十足的引擎,驱动上海的经济运行实现了大转变,增长速度加快,一个特大型工业城市转变为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中心,并让上海像一只头雁,带动着整个长江三角洲,共同经历了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黄金年代。

启示:上海浦东开发建设经验启示我们,城市在一定时期,应对接国家战略,集全市之力,重点建设一个新区域,尽快形成规模,带动全市经济社会发展,进而反哺老城区发展。更重要的是一个城市在发展过程中,必须选择一片新区,吸纳当时国内外最新最高端产业,进而引领整个城市转型发展,提升城市竞争力,使城市不断充满新活力。

北京通州从“行政副中心”到“城市副中心”。早在2004年,《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04-2020年)》就提出,通州是“北京重点发展的新城之一,提出在通州预留发展备用地,作为未来行政办公用地使用。20126月,北京市第十一次党代会则提出,“落实聚焦通州战略,分类推进重点新城建设,打造功能完备的城市副中心”。201512月召开的北京市委十一届九次全会又重提在通州“建设行政副中心”。20165月,北京市委十一届十次全会再次提出高水平规划建设城市副中心,同年527日,中央政治局会议作出建设北京城市副中心决定,通州新城将成为一个具有行政、文化、经济、教育等功能的综合性城市副中心。副中心在整个北京规划中的定位,以及与其他城区的功能关系重新梳理,使北京通州新城从“行政副中心”角色正式变更为“城市副中心”。

启示:北京通州新区规划定位的转变过程启示我们,新区功能定位应该是综合性的,不能单打一,多元化功能才能聚集人气,相互促进,推动发展,进而也带动周边地区发展。行政中心搬迁,对新区形成将是一种有效推动。

东京新宿城市副中心功能的综合性。新宿是东京市区西侧最重要的交通枢纽之一,综合交通枢纽是新宿城市副中心建设的前提,是新宿汇聚人气、有效承接主城部分职能和分担主城服务功能的基础条件,多条轨道交通的交叉往往是城市副中心成长的首要推动力。经过近30年的建设,新宿城市副中心已经在东京都的西部形成,成为以公务办公和娱乐功能为主的东京第一大副中心。新宿在产业空间布局上,避免单纯地发展生产性服务业或者商业服务业,而是将生产性服务业和生活性服务业两者有机结合。一方面利用商务办公功能集聚高品质的商务人群;另一方面利用商业集聚人气,避免CBD昼夜人口差距过大,沦为空城。休闲娱乐业、宾馆酒店业、餐饮业的发展为生产性服务业以及零售商业提供了配套服务,生活性服务业和生产性服务业形成了密切的关联效应,共同为新宿服务业的发展注入持续活力。东京都的行政中心就位西新宿,以增强新宿的吸引力,促进新宿的发展。而且新宿的高等教育也极为发达,拥有多所高等院校。可见政府通过积极的规划和政策引导,有效促进了老城市中心功能的疏解,极大地推动了新宿副中心的建设。

启示:日本新宿城市副中心建设经验告诉我们,新区建设不尽是建几条地铁,更重要的是要使新城区成为城市轨道交通枢纽,这样才能汇聚人流。否则,人们反而会更流向主城区,新城区晚上则成为一座空城。新区不但要发展生产性第三产业,而且要大力发展生活性第三产业,两者相互促进,宜居才能宜业。行政机关、高校迁入是一种推动新区发展有效的手段,建设成熟热闹传统商业街和发展文化娱乐业是行之有效集聚人气方法。

对广州开发建设南沙的启示。城市在一定时期,需集全市之力,争取国家和省支持,集中力量建设一个新区域,尽快形成规模,通过吸纳新兴产业,引领城市转型升级。新区开发建设首先要建立便捷发达的轨道交通枢纽,汇聚人流、物流,新区应疏解中心城区功能,承担城市一到二个主要职能,如行政、贸易、金融、高新技术、医疗、教育、文化、旅游等功能。新区功能定位应该是综合性的,生活性服务业和生产性服务业结合。新区要形成独立的生产生活体系,统筹规划生产、生活、生态空间布局,使工作、居住、休闲、交通、教育、医疗等有机衔接、便利快捷,产城融合,职住平衡,人们就地工作与生活。要形成自身辐射区域,并带动周边地区的发展,起到副中心作用。

党政机关
版权所有:中国(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工作办公室  粤ICP备15020010号-3
传真:86-20-38819809    邮编:510620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5
地址:中国广州天河路351号广东外经贸大厦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广东自贸区公众号

广东商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