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简体

简体

繁体

English

政务公开
动态要闻
热点关注
通知公告
管理机构
政府信息公开
专题栏目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政务公开»热点关注

全国首家自贸区法院80后女法官梁颖

年平均结案300余件,生效案件没有一起被撤销或发回重审

来源:人民日报撰写时间:2018-01-09字体:

2017年底,像珠三角地区众多基层法院一样,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正沉浸在年终结案的忙碌中。尤其自2015年挂牌全国首家“自贸区法院”以来,层出不穷的新类型案件,考验着司法的公正。


南沙区知识产权审判庭副庭长梁颖。(资料图)


作为一名80后女法官,知识产权审判庭副庭长梁颖年富力强,业务精干,当仁不让地承担起南沙自贸区知识产权审判的重担。她指着书柜里两摞一尺半高的案卷说:“这是最近新收的180多件案子,年底前都要结掉!”


相比苦累,脑子里那根“不能让公正迟到”的弦总能占上风。梁颖自己都不记得,已经连续多少天没在晚上9点前回到家了。白天坐堂问案,晚上苦思下判。陪伴她的,只有治颈椎病的可升降办公桌,以及眼花心乏时,桌上一抬眼便能看到的一缸红色的小金鱼。


“党的十九大报告多次提及‘法治’,明确指出:‘深化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又多次提到‘青年’,对新时代的青年寄予厚望。”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龚稼立说,在广东,众多像梁颖这样80后新一代法官富有个性、自主独立、思想活跃、求真务实,在司法审判一线“挑起大梁”,是深化司改、守护公平的践行者和生力军。


“法院是公平公正最后的守望者”


虽然脸上略带连续加班的疲态,但1.7米的身高、英姿飒爽的气度,都会给第一次见到梁颖的人留下深刻印象。


就是这个年轻的80后法官,2013年以来承担了大量疑难复杂案件的审理,年平均结案300余件,法定审限内结案率100%,生效案件没有一起被撤销或发回重审,涉案当事人无一有针对其个人的信访、投诉。


梁颖(中)正在向当事企业释法说理。图片来源法制网


2007年,广州某公司购买了一辆凌志品牌轿车,使用7个月后突然起火自燃,致使车辆报废。此后,其将凌志公司和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告上法庭,以该型车存在质量问题为由提请赔偿。然而,法院委托两家不同鉴定机构进行鉴定,均未能确定车辆燃烧原因。


刚担任法官不久的梁颖成为该案的主审法官。面对这个烫手山芋,梁颖那几天茶饭不思,也睡不好觉,查阅了大量案例资料后,她终于想到:何不另辟蹊径,采取举证责任倒置——原告已初步举证证实使用产品后发生了损害,这时,责任的天平倒向被告一方,他们得提交证据予以排除。


由于被告不能举证排除自身产品存在缺陷,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合议庭最终判决认定:汽车损毁的原因是由于发生了自燃,被告败诉,需承担相应赔偿。

 

此案判决后,丰田汽车对相关车型采取了自检、暂停销售、召回等措施,对促成外国汽车生产厂商以平等态度对待中国消费者有着重大意义。“梁颖擅于通过个案审判促公正,将个案处理变为风向标,输入影响社会转型发展的正能量。”同事陈文铂法官佩服地说。


案子多,办案难,工作繁重“烧脑”,但梁颖不敢有一刻懈怠。“这不,党的十九大刚说过‘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没有公平公正,哪来美好生活?而法院,正是公平公正最后的守望者。法官事业,更如‘大音希声’,需要顽强、耐得住寂寞的精神。”她时常这样给自己“上发条”。


“主审法官为自己经办的案件负责”


2015年底,一场以“审判权检察权运行机制”为核心的司法改革在广州轰轰烈烈地展开。作为深化司法体制改革的“牛鼻子”,司法责任制改革也在南沙法院渐次深入,目标就是确立“让审理者裁判,让裁判者负责”的原则。


改革的第一步,转年即在广州两级法院推行——通过落实员额制,解决“谁来审理裁决”的问题。是申请入额继续办案,还是主动放弃、换一个更轻松的岗位,成了摆在梁颖面前的一道选择题。


“女孩子家,还是要以家庭为重,把自己弄得那么辛苦干什么?”虽然打心底希望继续做法官,但家人的劝说,多少让梁颖有些心理压力。关键时刻,父亲站出来,力挺她入额。


“父亲年轻时对法律很感兴趣,结果阴差阳错,没实现当律师的理想,去做了生意。没想到,家里那些他当年啃过的法学书籍,倒成就了我。耳濡目染,我便一直对法律感兴趣。我想就算没做法官,自己也应该是一名警察吧。”梁颖打趣地说。


南沙区知识产权审判庭副庭长梁颖。(资料图)


虽然还是坐堂断案,但司改后的要求大不一样。以前梁颖做法官时,副庭长要用大量精力来审批案件,有一些甚至还要逐级上报给庭长、分管副院长。2016年她自己也做了副庭长,却是另外一种当法。“主审法官为自己经办的案件负责。我不用再为他们批案,而是更加专注于自己的案件。”她坦言。


有一次,新法官陈梦芷遇到一个特许经营合同的案子,除了涉及品牌使用,还涉及场地装修等一系列较为复杂的问题。陈梦芷拿不定主意,找梁颖虚心求教。


梁颖经验丰富,看了案件后,心中自然有了一套想法。“但我不能以副庭长的身份,对案件判决指手画脚,用我自己的观点来左右她的判断。落实司法责任制,一点不能含糊。”


在梁颖的建议下,知产庭围绕这个案子开了个会商会,邀请商事庭、房产庭的法官来,给主审法官陈梦芷详解相关行业的专业性问题。大家群策群力,但大主意还是陈梦芷自己拿。最后,案件顺利判决。


“三语法官”显威力


广东自贸试验区广州南沙片区设立后,南沙区法院敏感地预估到其对司法审判的全新要求,在全国率先挂牌成立南沙自贸区法院,探索创新型自贸区案件审判机制与管理机制。“随着自贸区经济发展,涉外、涉港澳的案件越来越多,此类案件的审判不仅关系到我国司法制度的权威,还直接影响境外投资者对投资环境的信心与决策方向。”院长吴翔感慨。


对此,南沙自贸区法院有针对性地培养和储备精通普通话、粤语、英语3种语言,熟悉中国法律和相关国际条约、国际惯例和金融、财会、保险等相关领域知识的复合型人才。梁颖就是该院“三语法官”中的一名佼佼者。


“I can’t speak Chinese,please tell my lawyer about my situation”(我不会说中文,请与我的律师联系并向其转达我的情况)。2014年12月,加拿大国籍的约翰·泰勒隔着东莞监狱的玻璃墙这样对书记员说。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当他以语言障碍为由抗拒庭审时,书记员身后的梁颖却用流利的英语,直接向其宣告了其权利和义务。


案件发生于约翰·泰勒和原告力宝克公司(英国注册法人)之间,前者通过网站向境外客户销售假冒力宝克公司注册商标的商品,累计金额已达65万元。由于双方当事人均为外国当事人,被告还在监狱服刑,梁颖特别制作了英文版的权利义务告知书,向被告释明了我国法律的规定、诉讼的程序,以及审理使用的语言、文字,告知其相关权利义务,并特别提示其应按照我国法律自行聘请律师及翻译人员。在监狱开庭前, 梁颖身兼翻译与审判两职,向他进行了相关权利义务的释明和告知。


之后,南沙区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向外资企业发出全市首份中英文双语司法建议书,建议外国企业主动创新与提高知识产权司法保护水平,这又是由梁颖主笔。


广州是司法改革的先行者,南沙又是先行先试的自贸区。为此,吴翔常常告诫院里的年轻法官,“新时代新使命,法官应当有家国情怀、维护公平正义的历史担当、深厚的法学底蕴、改革创新的精神。”


转型期、试验区,经济活动日益复杂多变,新类型案件、新的法律关系层出不穷,要更好地维护公平公正,新时代的青年法官必须与时俱进,肯学善用,锐意革新。2017年8月,梁颖刚刚完成在香港城市大学的普通法硕士学位攻读,深感获益匪浅。


“我们内地是成文法,对于不断出现的新类型案件,立法可能一时跟不上。这时,香港普通法系中对法官主观能动性的强调,便是必要的补充。”对未来,梁颖充满自信地说,相比于老一辈,年轻法官可能欠缺统筹全局的眼界和境界,但优势在于有干劲、拼搏精神,尤其是创新活力强,思路和裁判方法比较新。“日常工作中一点点小小的创新,日积跬步,就可能铺展司法公正不断向前发展的千里征途。”